章节报错
落秋中文 > 鬼村扎纸人 > 1043.第1042章 神秘的藏宝

1043.第1042章 神秘的藏宝

一秒记住【落秋♂中文 www.luoqiubook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长生炉坏了?”

    孟凡视线扫过去,只见从长生炉底部掉下来一块巴掌大小,黑漆漆的块状物,和长生炉残件大小一致,而长生炉的底部则破了一个窟窿,正在丝丝往外冒着热气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“这是谁补的,怎么这么轻易坏了?”

    孟凡不由得瞪了眼,他本还想着拿长生炉练练手呢!

    “坏了坏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青灵倒是满不在乎的样子,“反正你也有天火了,残件也在咱们手,以后补行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孟凡点了点头,走过去将掉下来的那块东西拿在了手,很温热,掂了掂,却感觉份量有些不太对,用手使劲一碾,便碎了,露出其内软软的一块东西来,材质很特别,像是某种动物的皮做成的,神的是,尽管它经历了一番丹火炙烤,手感却有些发凉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一张图?”

    孟凡将那块皮卷铺展开来,发现其用金线勾勒出了很多线条,有的像山,有的像河,分明是一张地图,然而却是残缺不全的,应该还有其他残图与之对应。

    “谁这么无聊?”青灵眨了眨乌黑光亮的美眸,“往里面藏一块破图,还是不完整的。”

    “青灵啊,你真不记得谁把长生炉从你父亲的陵墓偷走了?”孟凡瞅着掌心的那块残图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都不知道,我怎么知道。”青灵耸了耸香肩。

    “事情很古怪呢。”孟凡皱了皱眉,这长生炉,包括乾坤坠,都是他从猪蹄山的破道观弄来的,是属于那具干尸的,而干尸是老神仙挖来充当自己的尸体,去骗张婆子的。

    在猪蹄山裂缝的时候,他也曾问过老神仙,可是连老神仙都说不清原委,只说那干尸是自己随意挖来的,使得长生炉离开紫阳真人陵墓之后,变得诡秘起来。

    “能从紫阳真人陵墓偷走长生炉,还煞费苦心的将这份残图藏得如此机巧,看来这残图不一般啊!”孟凡双眸顿时变得亮晶晶的,舔了舔嘴唇,将残图当成宝贝似的,又仔细瞅了几眼,“说不定这是一份藏宝图呢,若是有机缘得到剩余的残图,一定要去藏宝之地看看,肯定会有不小的收获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出息。”青灵被孟凡的表情逗得扑哧一乐,“如果真有宝贝,你打算用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大用!”孟凡转了转眼球,很是认真的说道,“如果是金银财物,我给老家修桥铺路,给乡亲们盖小楼,如果是厉害的心法秘籍,我学了自然好处多多,嘿嘿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刀山火海呢?如果故意是耍人玩呢?”青灵装出一副老江湖的样子,“说不定你会找到一个老怪物,他正等着找人夺舍重生呢!”

    “没这么糟吧?”孟凡撇了撇嘴,“青灵啊,你心里很阴暗啊!”

    “我在陵墓呆了那么久,阴暗对了。”青灵瞪了孟凡一眼,“别折腾那八字没一撇的破地图了,快想办法把你的那团天火弄好,尽快修复长生炉,等你学会了炼丹,什么好东西得不来!”

    “行行!”孟凡将残图收进了乾坤空间,然后盘膝坐在床,双手捧着火灵珠,闭双目,开始与其进行神魂交流,嘴里念念叨叨的,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青灵偶尔能听到肉包子之类的话,听得一阵犯迷糊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儿,有些无聊的青灵,也盘膝坐在了床,面对面的用纤手支着香腮,瞅着孟凡道:“要不我现在教教你丹火的运转心法?你要不要拿笔记一下?很拗口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孟凡将眼睛张开一条缝,说道,“哥天赋异禀,一听能记住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听好了。”青灵随即将一段玄妙繁杂的心法,缓缓说给了孟凡听,孟凡便用梦道术往脑海里记,良久之后青灵才念完,问了一句,“你记住多少了?”

    “都记住了。”孟凡见青灵持有怀疑态度,又字字清楚的复述了一遍,“没错吧?”

    “还真没错!”青灵惊异的点了点头,而后自言自语道,“我这是遇到了一个什么样的……大妖怪啊!当初记这心法,我足足用了六七天呀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门派的执法堂里面,路道远路堂主正在招待一位客人,也不是别人,正是灵药堂的苏药师。

    “道远啊!”孙药师喝了一口苦到舌头发颤的莲子心茶,抬头瞧着路道远,颇有深意的说道,“在药堂时,那刘丹师说他的伤乃是孟小山所为,我见你似是负气而走,其内可有什么因由么?”

    他送了孟凡一株凝露草,孟凡却给了他一株血仙藤,如此大手笔,让不愿亏欠别人什么的孙药师,心里很是过意不去,想打听一下孟凡和刘老头之间有什么过节,看能不能出一把力,帮他们两人化解一下恩怨,毕竟孙药师曾毫不避讳的说,要搞掉孟凡的。

    而且,他和孟凡也算是有过交往了,觉得孟凡并不像是孙药师说的那种十恶不赦之人啊。

    “孙老,你算是来对了,算是你不来找我,我也要去找你的。”路堂主将手放在茶桌,低声道,“人家小山根本没有打他,是他自己伤得自己,当时我是在场亲眼所见的,但却一直弄不明白,他是怎么将自己伤得那么严重的。”

    路堂主手指在桌子敲了敲,发出“哒哒”的声音,想了想道:“在下窃以为,是他用真气,强行爆了自己……那里,来坐实孟凡打伤他的事实,毕竟公孙长老的伤也是那么回事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路堂主缩回手,顿了顿:“只是我也暗调查了一下,他跟小山并没有什么过节,何至于闹到如此境地,事情大有蹊跷啊!”

    “哎,不管有何隐情,他作为一名丹师,又是门派的老人了,都不该去诬陷小山。”孙药师有些气愤的站起身,说道,“路堂主,此事若被刘丹师弄大了,到时候你我都要给小山做个证人,可好?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路堂主拱了拱手,“如有必要,算是他是丹师,我也能让他来我执法堂坐坐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孙药师点了点头,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到了药堂之后,本想和刘丹师聊一聊,却惊异的发现那老头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同时,也有一团阴云,正向孟凡笼罩而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