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报错
落秋中文 > 鬼村扎纸人 > 1336.第1335章 开鬼道,送客(第二更)

1336.第1335章 开鬼道,送客(第二更)

一秒记住【落秋♂中文 www.luoqiubook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仇护卫何在!”

    陷入生死危机的段宝鼎厉喝一声,旋即便听到“嗤”的破空之声,有一道人影踩踏着屋脊,如同腾云驾雾,凌空而来,来人正是当时在丹师堂圆台上观摩十五丹子切磋丹火的仇护卫!

    他这一次其实是没有跟来的。

    段宝鼎去灭杀斩天初期的周茭白,是绝对不会失败的。

    所以仇护卫便留在了丹师堂,段宝鼎的走的时候,也并没有知会他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在这时候赶来,是因为他手中有一道段宝鼎的血命符,此时已经有近三分之一化成了飞灰,他一察觉到段宝鼎的血命符异常,便匆匆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放人!”

    仇护卫落地之后,冲着张无陵厉喝一声,将身上斩七修为毫无保留的展露了出来,身体周围的空气竟有扭曲之感,同时他毫不犹豫的伸出双手掐诀,有散发着诡异气息的黑烟,从他身上散了出来,随即便举步走进了张无陵的黄泉术法笼罩之中,并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!

    “他这是什么术?”白云生瞧见这一幕,心中惊骇,从仇护卫身上感知到了浓郁的鬼气,“鬼宗的术法么?可怎么可能,鬼宗术法从不传活人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身为凡人,也妄想调用黄泉之力,真是可笑!”见张无陵的手还在段宝鼎的头上用力按着,使得段宝鼎双腿已经全部没入地面之下,仇护卫嘲讽一句,脸色却很是阴沉,当机立断的咬破舌尖,喷出一口血雾,身上发出让人很是不适的“咕咚”之声,如同有什么怪物藏在他的体内,旋即,他将掐诀的手往地面上狠狠一按,沉喝道,“人鬼殊途,开鬼道,送客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便有一团如墨的黑色阴影,以那仇护卫为圆心,向四周扩散开去,在地面上形成了一道黑色大圆,笼罩了周遭数十米范围,旋即便听到一阵哗哗的退潮之声,张无陵的黄泉之术顿时被压制下去,近乎半个身子融入黄泉的段宝鼎,再也无法没入地面半点,果真像是被送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时地面依旧是地面。

    何曾再见黄泉波动?

    仇护卫做这一切极为果断,一出手就没有留半分余力,所用的术法也是对修为消耗极大的杀手锏,施展之后,他犀利的气色明显黯淡了下去,显然付出了很大的代价,实则也是形势严重到一定程度了,容不得有丝毫的闪失!

    站在远处的白云生心惊不已,为张无陵捏了一把汗!

    “当年你差点死在我手,这次若想活命……”曾经将拦路抢轿的张无陵打成重伤的仇护卫,冷喝道,“放开段大师,滚!”

    “死!”张无陵见术法被破,目中杀机浓郁,手掌一震,正要将段宝鼎强行击杀,给他个痛快,却有一只漆黑的手,毫无征兆的从他身边伸了出来,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腕,一张狰狞的黑色鬼脸凑到了他的面前,冲他狰狞一笑,露出了森然的尖牙利齿,张口向起脖颈上咬去!

    开鬼道,真的有鬼送客!

    那鬼双脚离地,鬼体悬空,全身漆黑,身上弥散出的阴森气息,让周遭的温度急剧降低,竟隐隐有白霜在地面上凝结。

    要知道,刚才经过一场丹火大战,地面温度是很炽热的。

    张无陵和段宝鼎大战一场,早已经修为衰竭,不仅强入地品,尤其是最后这黄泉之术,更让他成了强弩之末,他面露浓郁的遗憾之色,另一只手急忙抬起,挥掌轰在眼前这个蓦然出现的狰狞鬼物身上,借力挣脱鬼物的束缚,身形向后急速飘退!

    “桀桀!”

    鬼物口中发出一阵阵让人毛骨悚然的怪叫,在有黑色阴影弥散的地面上,竟然一瞬间就追击到了张无陵面前,抬起尖利鬼爪,抓向张无陵的心窝,鬼爪刺穿空气的破空之声,让人遍体生寒!

    张无陵眉头紧皱,右手一扬,身后的丹火披风骤然在他掌心凝聚成一道火球,向鬼物轰去!

    这也是他唯一的凭借了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火球在刹那间炸裂,化成了无数火点,随即如烟花一般,纷纷扬扬落地,一团炽热气浪紧接着扩散开去,在地面上刚刚凝出的白霜又瞬间被融化掉了,张无陵借力向后飘退,那鬼物在他的眼中,已经被炸烂了半个身体,另一半身体又摇摇晃晃的向他飘来,张牙舞爪,情景森然!

    然而,张无陵却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落地之后,已经落到了地上的黑色阴影大圈之外!

    那道只剩半个身子的鬼影,止步于他面前三米之外,并无法走出大圈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也就是在这时,张无陵身体突然一颤,一把剑尖从他的胸膛突兀的冒了出来,鲜血顿时染红了衣襟,张无陵扭过头,望向了身后,张了张嘴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人站在他的背后,手持一把短剑,贯穿了他的胸膛!

    那人长得很英俊,面色白皙,五官排列的恰到好处,嘴角微微上扬,颇具魅力的样子,女孩子见了,很容易为他着迷,此人也穿着一身丹袍,华贵而骄傲。

    正是十五丹子中的天骄人物,陆遥清。

    白家大公子白云生,心里咯噔一下,早该算到此人的!

    一直都未曾露面的陆遥清,抽回短剑,一脚将张无陵踹翻在地,微微弯腰,用剑尖指着张无陵的脖子,冷言冷语道:“我师尊岂是你能杀的,真是不嫌命长!”

    “遥清,杀了他!”

    这时候段宝鼎已经被仇护卫从地上扶了起来,只见他双腿皮肉溃烂不堪,白骨森然,加上一只手臂也溃烂的不像样子,很像是一个半人半骷髅的结合体,让人看上一眼,就会头皮发麻,估摸着会连续做好几天噩梦的。

    “嗯!”陆遥清点了点头,手腕一晃,正要斩掉张无陵的头颅,却随即脸色剧变,将短剑在身旁挥舞出一朵朵剑花来,叮当声中,有数枚散发着银光的钢针,叮当落地,他凝眸望着远处,白云生正挥扇疾驰而来,那些钢针便是从他折扇中发出!

    “陆遥清,你刚刚没听到么?”白云生一面跑,一面开口道,“你师父有丹术十八手,却只传给你门十七手,如此藏私,你还给他卖命?”

    陆遥清双眸中有一抹隐晦的光芒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仇护卫却是直视着白云生,问段宝鼎道:“此人杀不杀?”

    “白家孽畜竟敢布局杀老夫!”脸色惨白的段宝鼎,怒道,“杀!”

    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