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报错
落秋中文 > 鬼村扎纸人 > 1529.第1528章 青丘天骄令(第二更)

1529.第1528章 青丘天骄令(第二更)

一秒记住【落秋♂中文 www.luoqiubook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在遇仙派的时候,孟凡曾搞到过一本草木大全。

    那书籍的名字虽然响亮,但记录的草木种类并不多。

    他研究完那本草木大全后,竟然没找到一株对应生魂丹的丹房的,着实让她失望之极。

    而从范孤意那里搞来的这几本草木书籍,在整个修炼界都很难找到,是不可多得的珍本。

    孟凡之所以研究这个,自然是想在丹术达到炼制生魂丹的要求之前,先行准备好炼制生魂丹的草药,未雨绸缪。

    其实,他也早就生魂丹的事情问过范孤意,期望他有能力炼制。

    但范孤意却是摇了摇头,直言这种逆天丹药,非天品丹师不可炼,而他的品阶没到天品,在失去双手之前,或许可以试一试。

    生魂丹,可让死寂之魂苏醒重生。

    救醒小溪不在话下……

    一页一页的翻过去,孟凡将所有的内容都强记到了脑子里。

    因生魂丹的丹方极为古老,其中记载的草木名字,在当今修炼界都似是而非,需要根据草木属性,一株株认真辨别出来,对应出现今的名字来。

    大雪纷纷,孟凡颇有上学时候挑灯夜读的样子。

    当东方蒙蒙亮时,孟凡唇边勾起一抹欣慰的笑容,在纸上写下了一株草木的名字……没白忙活,小有收获。

    次日,雪倒是停了,可温度变得更加寒冷起来。

    白山月双手拢袖,走出城主府的时候,蓦然看到城主府的门口摆了一张牌子,其上写着城主府马车禁入,笑着摇了摇头,不用想,这牌子也是专门给那小副宫主挂的,别人哪有胆子在城主跑马车?

    “千灯的肚量忒小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视线从那牌子上移开,白山月径直上了一辆城主府的马车,往紫阳小宫行去了,他也怕范孤意会拿百花坊的事情找到城主府说事,到那时候,他夹在中间,便就很为难了,他归根结底是白家的人,白家看好了紫阳小宫以后的发展,要依靠紫阳小宫,他肯定得帮着紫阳小宫说话,但那样又会得罪了千灯真人……

    没过多久,他便顺利的到了紫阳小宫,却着实在迎客大厅等了一会儿,待见到范孤意的时候,对方的脸色也没多好看。

    “老丹王,山月此行来,便是为了昨夜百花坊的事情。”白山月笑容温和,“那三个恶人打扰到了小副宫主的聚会,城主府的确失职了,韦统领本想亲自来陪不是的,可这事他也很难预料……”

    开场白说的客客气气的。

    范孤意突然一改冷漠,笑了起来:“山月,白家为紫阳小宫经营小丹阁,你这么说是把自己当外人了,怎么着,在城主府待久了,忘了老夫跟你大哥是兄弟了?你我之间,不必客套!”

    白山月的手正要去拿茶杯,闻言却是陡然顿住了,有些失神的瞧向了范孤意。

    白家老疯子白千秋还没疯的时候,跟范孤意称得上是至交好友,疯了之后,范孤意不辞劳苦,数次亲自往白家送丹药,却是也没能让白疯子好转,可也的确是尽到了自己的兄弟情义。

    “那事发生的突然。”范孤意收敛了笑容,“至今老夫都弄不明白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也弄不明白你又为何去了城主府做事,但这事你们秘而不宣,老夫也不逼问,等白疯子醒了,我让他亲口告诉我……”

    白山月最终还是没喝那杯茶,站起来向着范孤意深深一揖。

    待坐回座位,他才开口道:“前不久的那场长生大战,大哥在没受到召唤的情况下,主动出手对付那鬼东西,他分明还记得这青丘城,记得城里的这帮老哥们……分明是想尽自己的一份力。”

    白山月说着话眼眶就罕见的发了红,颤声道:“我也在等他醒来,告诉一切事情的经过,若是有人害他,山月便会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范孤意摆了摆手,“不说这个了,山月,都不是外人,你有没有从城主府带好处过来?若是带来的好处没份量,老头子只能亲自给千灯老鬼讨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家……”白山月默念这两个字,尽管紫阳小宫还未发展起来,可突然觉得白家依靠紫阳小宫不是一件错事,而后笑道,“自然有好东西带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拿出一张泛着白色光晕的玉牌,递给了范孤意。

    范孤意将玉牌在手里掂量了掂量,撇了撇嘴:“就这个?”

    那玉牌上刻着几个字:青丘天骄令。

    自然是给孟凡的。

    然而,早有舆论想将孟凡评为请求第一天骄,可这一茬的年轻子弟都不出彩,认为将孟凡和那帮人相提并论,有些埋汰孟凡了。

    范孤意对这枚青丘天骄令自然没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“本来有十枚的。”白山月解释道,“城主府打算选出十位天骄分发出去,但随后便发生了刺杀城主案,就耽搁了下来,这枚玉牌是首枚,比起其他玉牌来,拥有诸多特权。”

    白山月将一些特权讲给了范孤意听。

    可范孤意依旧是意兴阑珊,孟凡眼下拥有的,已经可以无视那些特权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特别的好处。”白山月末了说道,“也是山月擅自加上的,凭借这枚玉牌,小副宫主可调动十位青丘护卫贴身保护他,比方才说的那些特权要实在很多。”

    有些话白山月没说明,好处却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孟凡可凭借此玉牌打着城主府的旗号行事。

    白山月现在担心的是,紫阳小宫不在乎城主府的名头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范孤意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白山月一脸苦笑,果然被他猜对了。

    “十个小喽啰太少了。”范孤意却是接着说道,“没一点派头,你想办法弄一百个护卫,如此的话,咱家小副宫主也有面子嘛!”

    又是咱家。

    白山月无法拒绝,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事答应起来容易,办起来却很难,需要疏通城主府很多环节,也必须要得到千灯的点头,千灯对孟凡却是有相当大的意见的。

    “费点功夫,应该还是可以办到的。”

    为了咱家的小副宫主,白山月给出了自己的承诺。

    范孤意这才将那玉牌收好,又问道:“那三个恶人有下落了么?”

    白山月正要说一些城主府的抓捕举措,却蓦然听到范孤意大有深意道:“打草惊蛇可以,别一网打尽……”

    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