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报错
落秋中文 > 这个主播开外挂 > 179.第179章 ,年轻?

179.第179章 ,年轻?

一秒记住【落秋♂中文 www.luoqiubook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感觉,王付也说不清楚,也许是自己太过于敏感。

    一路西行,绕开校园方位,就是繁华的都市。

    在这里,每一栋高楼都相隔很远。

    王付与烈余并肩行走着。

    “小白,你确定在这里找?”烈余带着怀疑的眼光看着王付,在这里想抽出一个办公区?只能问一句,你钱够吗?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付嗯道,同时眼睛一直在观察,一直在找那栋设计文雅的写字楼。

    烈余咂舌,前行一步,将王付拦住:“小白,你确定?如果你当真在这里花个千百万的买下办公区,以后的融资怎么办?运转怎么办?要知道,三千万在这里可是小钱!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要买?”王付绕开烈余定晴一看,终于找到了那栋写字楼。

    “你要租?”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为?记住,我们的目标。”王付看着烈余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想跟你妈她......”烈余看着王付,戛然而止,之后耸了耸肩:“看来这以后没个安稳日子过咯。”

    “一路少不了嘲笑与白眼,愿意做?”王付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我,你行?”烈余反问。

    “以后少不了难堪,有你动脑筋的时候。”王付不由得一笑。

    “这以后我动完脑筋,就是你烦躁的时候。”烈余反笑。

    “少放屁了,跟我走吧,这里的负责人我认识,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。”王付蹙眉看向那栋设计文雅巧妙的写字楼。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大问题,还愁眉苦脸的?”烈余摇头低语嗤笑。

    有时候,男人吧,必须得装作轻松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崇尚文化楼。”

    王付与烈余走进这栋文化楼的时候。

    大堂人群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远远的还能听到一群人议论着。

    “李总,交谈失败了,轩辕倾他不买账,不是价格不合适,他就是不买,嗯,对,还要在试试?”

    “轩辕倾这个老东西,真的是不识天高地厚,也不看看他是什么东西,买他的房那是给他面子,我呸!”

    “走吧,走吧,今天又是一群人碰壁,明天送点红包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红包?定兴集团的人都来了,你知道开价多少吗?你包那么一点点红包算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定兴?李豪副总也在?要不等着见见?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你那点小企业别妄想了,走了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看着这么多人,每一个都垂头丧气的,烈余就好奇了:“小白,这些人?”

    “都是想买这里的房。”王付淡淡的回道。

    烈余听完就笑崩了:“我看这里不是挺一般的吗?楼构建的还算不错,这里面的装潢不是一般般吗?环境也不咋滴。”

    王付白眼:“这个地方出门公交站点,地铁也在建,周围一大堆未来开发区,你却说这里一般般?白痴都知道,要是买下这里,公司市价暴涨不说,横赚一笔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听完,烈余非懂似懂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来的时候,你就应该注意观看地形的,这栋楼说巧不巧,就在开发区的最中央,你如果不买这栋楼,如果只买下周围的地皮的话,开发受阻,所以必须买下才能开拓。”王付回道,同时眼睛已经注意到了前台小姐。

    “难道就不能绕开么?怎么那么麻烦?”

    王付回眸:“参差不齐的房子,在中国不可行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付走近前台,烈余还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默默的跟上去了。

    前台小姐自然注意到了王付,刚想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王付却率先开口道:“见一下轩辕老先生。”

    前台小姐微微一点头,打量着王付的样子,“微笑”了一下:“您有身份证吗?”

    一句话,烈余不由得紧皱眉头。

    当烈余回头,他发现一群刚刚还在忙碌不停的人们都停了下来,眼睛透着怪笑,看向自己与小白,那种感觉就像是动物园里的宠物一般。

    莫名的话,让烈余心头涌上莫名的怒火。

    被一群人打量的烈余终于忍受不住了,刚想动怒。

    “有的,你稍等。”王付率先掏出钱包,抽出身份证递给前台小姐,并有意的挤兑了一下烈余。

    前台小姐慢慢的捏过王付的身份证,还仔仔细细的看起来,随后惊讶道:“成年了!我还以为您没成年呢!”

    “你说话注意点!”烈余终于还是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倒不是前台小姐轻浮的态度,而是周围的眼光,周围那种眼光有一种闷死人的压力,烈余想要发泄,只能通过前台小姐来发泄心中的郁闷。

    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年轻。

    一声吼,也成功引来了周围保安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乳臭未干的臭小子?捣乱的吧?这个地方怎么连个门都看不住啊?”一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挺着大肚子,肥厚的大嘴唇一抖。

    “保安呢?能不能请这两位孩子出去?”一妇女也尖锐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,也有孩子捣乱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一句一个孩子的字眼,只不过是在打压。

    烈余怯弱了,想乘着这微妙的环境赶紧逃出去。

    王付一把抓住烈余的衣袖:“冷静点,知道你不习惯这样的场景,总是要习惯的,把他们的话权当耳边风就好,庶民的愤怒与富人的自负是一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随后,王付微笑的看着前台小姐:“可以预约了吗?”

    前台小姐差点笑出声,但还是帮着王付预定了名额,并且道:“公司有规定,年龄越小最先接受预约,您19岁,十分钟后,三楼负责室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王付接过自己的身份证后,开始整理身上的衣物,全然不顾小姐的话语嘲讽。

    烈余尴尬的站在一旁,只好装模作样的整理一下着装。

    “十九岁?我没听错吧?”

    “十九岁也来凑热闹?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小的孩子也出来打拼了?真替他们父母着急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到底还有这种破规定?年龄越小越先接受预约?老子三天前就预约了!还要我等?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轩辕倾这个老家伙怎么想的,真的是活受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