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报错
落秋中文 > 这个主播开外挂 > 180.第180章 ,另类死亡

180.第180章 ,另类死亡

一秒记住【落秋♂中文 www.luoqiubook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成年人的戏谑的眼神在他们身上游走着,一副副笑的嘴脸试探着。

    很压抑,非常的压抑。

    烈余感到无尽的压力,总有一种感觉,想要逃开,再也不来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“十九岁?十九岁怎么了?”王付张扬的看着在场的所有人,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见过有人嘲笑岁月年华,怎么?你们都想快点死了?也不急,反正在场你们,最少已经是三分之一入黄土的人了,比一比谁先死?说来也搞笑,我见过比钱,比权势的,还真没见过比谁先死的。”王付笑道。

    入黄土?比谁先死?

    烈余怔愣的看着王付。

    兄弟,人家不是嘲笑岁月年华而是嘲笑我们年轻无知啊!

    到你这,怎么变成诅咒别人死了呢?

    一句话,让在场的所有人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-畜-生说什么胡话呢?

    你意思理解错了吧?

    一抽烟的中年男子听完王付的话,一口烟死死的呛在嗓子里,咳的眼泪都要出来了,一手指着王付,怒骂:“你这个小王八蛋,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王付嘴角上扬:“我在说,我跟你们比谁先死,没听懂?你是想比自然死亡,还是意外死亡?”

    自然死亡?意外死亡?

    你这个臭小子怎么说话呢?

    刚刚偏激指责王付那个肥头大耳的土豪听完,赶紧来了一颗定心丸,平复一下起伏不定的心脏。

    全场的职场人员全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明明就是在说你们年轻无知。

    到你这嘴里怎么就变成欺负岁月年华,比谁先死了呢?

    “怎么了?难道说你们还想比另类死亡?”王付说道。

    另类死亡?

    这是什么死亡?

    这踏妈到底是什么死亡法?你有种说出来!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中年男子气得脑袋直胀。

    “就是我们可以搏击啊,我让你们三拳,你们给我也打六拳,比比谁先半身不遂呀!”王付嘿道,还挥舞了一下双拳。

    搏击?

    一群大老爷们跟你这么一个年轻小伙搏击?

    你让我们三拳,到最后让你反打六拳?

    混账!

    完完全全的混账!

    “保安!”一坐在沙发上的妇女陡然失声叫道:“赶走这两个小-畜-生!爸!振作点!儿子快打120!你爷爷他气不行了!保安,赶紧赶走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伙怎么说话呢?你知道不知道出言不逊是要遭天谴的!你们有没有家教啊?保安!赶紧赶走!”

    “哪来的野小子?赶紧赶走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,静候区里的所有人对着王付与烈余是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保安见状也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王付却拍了拍肩头,轻轻的鞠躬:“不好意思,让你们失望了,我们还有预约,先行一步,在场想跟我比谁先死的,可以留下电话号码给这位漂亮的前台小姐,事先说明一下,世界无限好,想死要乘早。”

    世界无限好?想死要乘早?

    你才想死!

    你全家想死!

    小混账!

    我留电话号码?

    留你大爷啊我?

    “烈余愣着干嘛?走了。”王付甩甩屁股,朝着楼梯踏进去。

    “牛-逼!”烈余默默竖起大拇指,紧紧的跟上。

    身后却响起了尖锐的咒骂。

    “保安!别让他们走!拦下他们!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非要劈死他们我,咒我死?”

    “别让他们走!保安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保安为难道:“人家有预约,时间也到了,拦不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公司还有没有规矩了?这样的人也能放进去?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世风日下的不俗!”

    “气死我了!这还拿他们没办法了?”

    “赶紧让他们下来,不打那个高个子两拳,我这火息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爸,您都一把年纪了,少动怒。”

    “他...他...他...在咒我快些死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三楼。

    负责室。

    “倾老,这块地方您就应该交于我来处理才行,我们现在定兴拥有很大的资金,可以改善这里丰富这里,您这样坐拥不让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是我的,我说怎么办就是怎么办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倾老您可以在考虑一下,是不是价格不合适?”

    “你的时间到了,我每天可不是为了这栋楼的地皮才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倾老,您在好好考虑一下,我可不希望到最后鸡飞狗跳。”

    王付与烈余在外就能够听到房间里的交谈。

    很快,一穿着得体的青年男子走了出来,他看起来很愤懑。

    在与王付擦肩而过的时候,余光还瞥了王付一眼,随后跟着自己身边的女秘书走了。

    “小白,那就是李豪。”烈余小声的提醒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李胜的哥哥?”王付看着那道背影,确实有点相似。

    “嗯,目前掌控公司20%的股份,不出意料公司一定是他的,毕竟李锐也老了,退休后股份应该平分给两兄弟。”烈余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平分?要是没记错的话,李锐手持25%,平分后,李豪尽得32.5%,李胜尽得13.5%,你为什么选择李胜?”王付看着烈余道。

    “虽然李胜算不上实权,但也算得上参与会议的最大股东,虽然风险很大,但是目前李豪还是不能小觑李胜,毕竟还是得看股东拉票。”

    “烈余,你可要想清楚了,李豪只需要拉拢17.5%就能够达到一半份,如果在多一个0.1%,李豪坐拥胜局。”王付蹙眉道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但是我了解了一下,李豪虽然有不俗的能力,但是私欲心太重,不懂为股东谋福利,这就是我们胜利所在,我们只需要在旁敲打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王付问道。

    烈余推了推王付:“这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,眼前你有一个很大的问题,刚刚我也听到了,看来这栋楼的负责人可不愿意卖售楼层。”

    王付只能摩拳擦掌:“一只难啃的老学者等着我呐,目前来说,这趋势对我不利,要不烈余你来?”

    “滚蛋吧,我来?进去之后我就得被轰出来,速度进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