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报错
落秋中文 > 这个主播开外挂 > 203.第203章 【203】干将

203.第203章 【203】干将

一秒记住【落秋♂中文 www.luoqiubook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没事儿吧?”上官以沫看着一副视死如归的烈余。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中午吃什么?”王付说道。

    “随便啊。”上官以沫随意的回答。

    过了三分钟。

    王付咂舌:“怎么还不来?太慢了。”

    大操场......

    李胜咂舌:“怎么还不来?太慢了。”

    此外,在教学楼走廊。

    共计48名豪门子弟,一个个面色铁青,都捂着肚子,杂乱无章的躺在楼梯口,纷纷都发出了渗人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烈余摘掉了绿藻头:“李胜,我罩的,下人就该有下人的样子,否则下一次你们其中有一个人,会死......”

    烈余的话语与那副崩坏的嘴脸,此刻令人意外的恐惧,平常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,如今仿佛化身地狱干将!

    “是是是,不敢了!真的不敢了,绕过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江枫晕死过去了,谁帮忙打120啊!”

    “江南手臂脱臼,快点,不然手会废掉!”

    “啊!”一男同学尖叫了一声,看着身边鲜红血液流淌一片的同学:“快救钱厉,快啊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烈余无视,踏过血液慢慢的走上楼,每走一步,楼梯阶层都是刻画着红色的鞋印,那是血!

    “加油哦。”烈余附身看着楼道上的“同学”,笑着走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大操场上,李胜四人都等的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孙明道:“到底在拿什么啊?拿点棍子就好啦,你们别找铁棍啊。”

    张衡瞥眼:“我说你怕,就走好了,别说一些丧气话。”

    李胜凝视着通向操场的路口,道:“在等等吧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吃饭了。”门外烈余笑着朝王付挥手。

    “这都五分钟了,有够慢的。”王付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呀,走廊多窄。”烈余甩锅。

    “把你手上的血,能洗洗么?”王付看着烈余的左手干涸的血迹,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不要在意这些细节,话说,明天我真的要去。”烈余笑眯眯的勾着王付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不带。”王付笑着回绝。

    “别着这样啊小白,我真的想去,我怕你寂寞。”

    “我寂寞?我看你是目在千里吧?”

    “你发现了?”烈余不好意思的摸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上官以沫发觉的。”王付指了指身后的上官以沫,道:“还真看不出来啊,你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着办吧,玄组那看你爸如何给你擦屁股,你说你爸会不会打死你?”王付笑看烈余。

    烈余吞了一口唾沫:“此事你知我知,还怕被查?”

    王付撅嘴上官以沫:“不只是你知我知。”

    烈余瞬间脸色铁青,少顷,推开王付,摩拳擦掌的跟在上官以沫的身边:“以沫大美女~~~”

    上官以沫一吓,笑了笑:“我不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烈余认真的点点头:“漂亮,我就喜欢这样的大嫂!就凭这一点,小白与你的婚事我做主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?”上官以沫旋即脸色羞红。

    “不要害羞啦~~”

    王付看着烈余这幅模样笑了笑,掏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烈余察觉了王付的笑颜,直愣愣的看着王付。

    “喂?”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粗糙男声。

    烈余一听,眼珠子就差瞪出来了!

    王付看着烈余,玩味的笑道:“是烈风叔叔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小付?”电话那头笑道。

    “对,是我。”王付点头。

    “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王付看着对着自己做祈求模样的烈余,坏笑了一下:“那个您的儿....子...呀...”

    王付故意拉长了语音,电话那头传来烈风焦急的声音:“我儿子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烈余在全班女生的视线下,跪下了......

    嗯,声音还挺大。

    王付满意了:“烈余他最近有点吃不开,不好意思跟您要钱,让我帮他。”

    烈风一听,这才松了一口气,直接道:“我那个蠢儿子,算了,多少?”

    王付想了想:“不多,他说要创业,资金要个三千万吧?”

    “创业?哼!就他?算了,卡号一会你给我。”

    王付笑道:“好嘞,我现在发给您。”

    挂了线,王付快速的给烈风发了信息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融资六千万了!

    “小白,你真的歹毒!”烈余声音带着哭腔,这下完了,以后自己那老爸,终于有理由名正言顺的教导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这人啊,说话得注意,懂吗?”王付一笑,心满意足的走了。

    上官以沫同情的看了烈余一眼,也默默的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只留烈余一个人慢慢的石化......

    路上。

    “大明星,没想到你这么有手段呀?”上官以沫轻笑道。

    王付一笑没回答,本来想着要不要套个六千万的,但是一想,还是三千万绝对点,这厮坑了自己不止一次,也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绝望。

    想想明天的事情,王付给了文莱、阿力、高飞、各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关于代言,王付将采用三男一女的形式,绝对震撼的阵容,让自己的公司一举走上正道,让人皆知,关于网络广告费用,一切算在内,差不多四千万左右,本来还想着从李胜那边克扣,但是现在有了烈风的三千万,一切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有一种感觉,王付不知道怎么形容。

    只是感觉,这一路走的也太顺畅了吧?

    因为靠着系统的种种,这才有了现在的地步,说不定,这个系统也有好处。

    肩膀上,拜森与强御一直在睡,似乎只有“希望祭祀”觉醒,他们才会醒来几天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奏乐淆新曲筹备的怎么样了,新曲的名字叫《时沙》。

    名字起的不错,关键是歌词,王付还想询问一下,但是明天就大白了,既然奏乐淆邀请了,那就一切都策划完毕了,真不知道作词人还是作曲人到底是哪位大咖,说实在话,王付还是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食堂门外,文莱、阿力、高飞三人早就在等着了。

    王付对着挥挥手,五人慢慢的走进食堂,烈余像一只丧尸,也慢慢的紧随其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