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报错
落秋中文 > 这个主播开外挂 > 360.第360章 【260】第二十更

360.第360章 【260】第二十更

一秒记住【落秋♂中文 www.luoqiubook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等王付再度回到大厅的时候。

    亮在王清扬的面前,是一把银亮的太刀。

    “你说没用对吧?你试试看,能不能把这把太刀举起十秒钟。”王付示意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?”王清扬不屑的笑了笑,走进王付。

    当王清扬接过王付手上的太刀的时候,陡然身子一下子前倾。

    哄!

    因为这把太刀,让王清扬直接双膝跪倒在地,而这把太刀压着的,是王清扬的手,王清扬的手也在一瞬间呈紫色!

    “一秒钟都拿不到,你凭什么拿刀跟别人对抗?”王付俯视着王清扬,同时将太刀捡起。

    王清扬这才一瞬间解脱,小嘴大肆的喘着气,有些急促,也实在没有想到,这把砍死萧条的太刀,居然有那么重。

    “这把太刀你知道朱组打造的时候锤了多少下么?你知道它的密度么?别看着萧条,其实重百斤,以你现在的体格,就应该慢慢锻炼,等你什么时候能把它举好了,你就可以学习剑术了。”王付收起太刀,走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王清扬虽然很不服输,但是没有办法,看着地面上的绿色包装袋,同时也在诧异的看着王付,那百斤重的东西,你怎么拿着跟没感觉似的?

    “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已经手拿百斤,身披千斤了,今天早点休息吧。”王付的声音透过了房门。

    王清扬听在耳朵中,脸色显得极为不平静,看着绿色包装袋,他伸手就去拿,但是他使出全身力气都难以将它拿起!更别提穿在身上了!

    “明明这么小,为什么这么重?”

    “要我帮你穿?”

    房屋里传来王付戏谑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不用!”王清扬大喊回应,同时面对这绿色包装袋施展全身解数。

    最后,穿好的时候,身上的衣物都显得很折旧。

    王付看着他压抑的样子:“你睡着都穿着?脱了吧?”

    王清扬摇摇头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王付戏谑的笑了笑:“你是脱不下来吧?我刚刚可都是看到了,一个人穿件衣服,都是爬着穿的。”

    王清扬脸色一红,慢慢的迈开一步,他现在每走一步都需要巨大的力气去支撑。

    等完全走到床边,这才大肆的喘气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小样子,上官以沫柔目似水的坐在他身边,用手帕为他拭去眉间汗水:“清扬,脱掉吧,这样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这时,王付道:“我说脱掉那完全是逗他玩儿的,看他的决心而已,这东西没有半个月适应不了的,以沫,别担心他了,他自己选的,当然由他自己做,否则就不要说学武这种幼稚话,学武可不是好看好玩,那是用命练的,我还是那句话,想放弃趁早。”

    上官以沫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的心有些止不住的微颤,娇嗔道:“付,你不要跟一个小孩子赌气嘛,清扬,听姐姐的话,把这东西脱了。”

    王清扬冷漠的低下了头,他做这一切不是赌气,而是为了自己!

    “不用了以沫姐姐,我能承受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这点都坚持不下去,别说练武了,你剑都难举。”王付说的很刁钻,却很真实,真剑的分量可不是玩具剑能比的。

    一块铁反复的捶打,它的密度会随着捶打变高,密度高了,自然就坚硬,自然就锋利,自然就会重,一把好刀,它能重百斤,或者重千斤,虽然好刀不是看的重量,但是刀好不好,完全看重量。

    如果你使用同款的刀,但是他们重量不一,一个重百斤另一个重几十斤,当两人使用互相攻击的时候,你会发现,几十斤的刀直接被百斤的刀给切断了,在这种情况下,你拿什么与别人较量?你拿拳头去接百斤砍刀?

    “好了,天不早了,都睡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王付就躺下了。

    上官以沫则是满脸担忧的看着王清扬。

    见王清扬躺下之后,上官以沫只好陪着未央一起入眠。

    而王清扬则是艰难的呼吸着,睡不着!这种情况下根本睡不着!总感觉有一个成年人压在自己的身上,让自己大汗淋漓,整个人呼吸都开始困难,这别提睡了,要是长久这么下去不得入眠的话,自己可能会猝死!

    半夜,汗液湿透了一片又一片,王清扬口干舌燥,但是又不想起身,在这种两难境地下,他想到的就是把衣服脱下来,等到明天一早穿上,这样王付就不会发现了!

    他想到了这个主意,他开始伸手想去解纽扣。

    但是他一想起王付戏谑的笑,就抑制住了自己,艰难的起身后,直接来到了厨房,此时此刻,他也顾不得什么自来水,只要是水,那都能喝!

    打开水龙头,看着哗哗流淌的水源,他迫不及待的就涌上去。

    水源从口入下,他是第一次感觉到了水的美妙,直到喝到不能再喝,王清扬这才迈着厚重的步伐上了床。

    凌晨三点半。

    他依旧睡不着,无数次的想要解开身上的负重,但又无数次是咬牙挺住。

    焦虑,困惑,愤怒!

    幼小的他,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幼小。

    以前福利院的打骂,与之相比,那都不算什么,这负重简直就是在行刑一般!

    直到早上七点。

    王付起身了,王清扬虚弱的瘫痪在床上。

    王付看着他睁着朦胧的眼睛,叹气道:“还学吗?”

    此刻,王清扬的唇瓣已经变的乌黑,但是那口语,王付看得懂。

    “学...学...死也要学...”

    “那就起来,昨天布置给你的任务呢?你不会都忘了吧?死都要完成!”王付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声音穿透了整个房间,所有人都醒了。

    耳耳因为王付的大嗓门,吓得从梦境中醒来,直接坐起,双手乱挥:“别打我,别打我,别打我!”

    耳耳嘴角淌着口水,发现原来付不在的时候,又倒头睡下,四脚朝天的打着呼噜。

    上官以沫也在王付的吼声中醒来,余光看到奄奄一息的王清扬的时候,她的脸色变了,变的很苍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