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报错
落秋中文 > 这个主播开外挂 > 第460章 【458】 挣扎(2)

第460章 【458】 挣扎(2)

一秒记住【落秋♂中文 www.luoqiubook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那转眼的坏笑流盼,无非是对少女心产生了剧烈的打击。

    场下,无论是哪个分布的区域的少女,都无一不是一副非常他玛花痴的表情!

    “帅帅帅!吾主真帅!”

    “历代最帅总头!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!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真的是无论到哪里都首先要引起轰动啊。”韩千雪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台上,王付笑着,张狂的笑着,不出声的笑着,但是他看到台下一道熟悉的身影的时候,让他整个人都很诧异。

    为什么烈余会跟她们在一起?

    今天的朱组最大的喜事就是新任总头接任,所有人都穿着复古的绸带装下跪迎合,在接任完毕后,突然有一行人闯进来,这让多数人都不悦。

    因为在总头接任亦或者下台的时候,所有人都要来到朱组大堂行跪拜之礼,自然没有人会去监视与视察。

    所以外人就可以轻易的进来。

    为了打破僵局,前任总头王秋站了出来,对着台下的人,大喝道:“今日是吾儿接任大典,请来客自觉上座。”

    王秋的一番话,却没有人理睬。

    上官以沫看着王秋,一指高台上张扬的王付,道:“王秋叔叔,你被他骗了,他不是王付。”

    王秋看了上官以沫一眼,和蔼的笑了笑:“赶紧的吧,这个地方不适宜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韩千雪站了出来:“王叔叔,你难道没有发现最近王付他状态不一样吗?您确实被骗了。”

    王秋回眸看了看王付,虽然这几天确实有点怪,但是自己的儿子还会有错?

    “胡闹!”王秋再也和蔼不住了。

    先不说这里有多少人,其次你一个外来人的身份,就理应客气,如今上前针对新任总头这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这个时候,必须要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烈余向前一步,看着王付:“相濡,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简短的一句话,让王付一皱眉。

    烈余指了指外面:“其实大家不用表面装作喜庆的样子,都知道其余三组要一起来攻打朱组了吧?你们是不是各自在盘算如何才能逃之夭夭?但是你们不需要逃了,你们可以看向外面。”

    朱组的所有人都一脸惶恐的看向烈余,更多是神经质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因为他有一半说对了,还有一半就是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你是青组的下任总头,来到这里,就是代表,你们青组要想朱组俯首称臣么?

    高台上的王付看向烈余,那份认真的神色,也促使着他,派人外出寻查,同时为了强制留住他们,命人置办酒席“款待”烈余一行人。

    烈余一行人自然没有拒绝,反倒是很乐意去接受,因为接下来就剩下嫡系亲属。

    王付的嫡系亲属根本不多,不像其余组,什么三妈、四妈,亲戚一大片。

    王付在朱凶之中只有一个父亲。

    而王秋也刚好因为有卸任仪式,不能到场。

    所以接下来只有烈余一行人与王付。

    当酒席置办完成,所有奴仆与分组成员全部退出的时候。

    在一件宛如皇宫的房间之中,烈余一行人跪坐在左右边,而王付则是靠在金椅上,俯视着一切。

    烈余端起一杯酒,站起来,对着王付猛地的一口灌下肚子。

    王付摸着酒杯,斜视着他:“喝的这么快?你就不怕我下毒吗?”

    “我死了也没有什么关系,因为我背叛你了,因为我觉得王付比起相濡更重要,相濡你输了。”烈余畅快的说道,这句话压在他心中也很久了。

    “我输了?笑话,这九年来,我是成功的完败了他,我岂能会输?接下来就算没有你,我也能执掌全局,你的背叛我很早就算在内了。”王付笑了笑,凌厉的眼神始终在扫描着。

    那份警惕,那份质疑,似乎就是王付以前的写真。

    烈余苦笑了一下:“其实你们根本没有比较一说,但是相濡你真的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输了?我明明就赢了?何来输一说?从进门就说我输?我会输?你知道王付这个懦夫现在在哪吗?他已经死了!死了懂吗?”相濡再也难以平静,他就害怕输这个字,因为输了就代表着死。

    自己不会死!更不会输!

    “你小看了一个人,你小看了一个比你还沉得住气的人,这份78年的忍耐,不是你能比的。”

    上官以沫也终于懂了,为什么王老之前说天子之命,但又是伪天子,因为时间太久远,王老根本看不到,但是如今,天子也要履行他的宿命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瞎扯什么?什么78年的忍耐?”相濡说着,陡然脑袋一炸。

    在一片黑白之地中,那雨滴的节奏开始变缓。

    直到太阳出来了,一缕煦日温和的光照射了整个空间。

    王付浑身湿透的趴在地面上,疲倦的睁开眼,他能够听到外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用忍了!结束了!起来!”

    “付!起来,娶我!”

    “一首歌你就想打发我吗?至少得两首啊!”

    “亲爱的,我们还没有上床,你死了,我跟谁上啊?!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失业女人,还要靠你骗吃骗喝呢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一连串的声音,就像是耳光,狠狠的拍在自己的脸上。

    疼得眼泪都出来了!

    相濡也感觉到了挣扎,那久违的挣扎又来了!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相濡抱着快要炸裂的脑袋,大喝:“来人!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一句话,隐藏在角落中的所有刺客,都带着明晃晃的刀刃出现了。

    韩千雪与烈余站了起来:“你们继续喊,似乎有用!我们来挡!”

    上官以沫点点头,带着头大喊,呼叫。

    烈余带着铁质拳套,有点怂了:“喂,这么多人,怎么办?”

    韩千雪持着匕首:“不是他们死,就是我们死咯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能说的这么轻松?怪物就是怪物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撑不住的话,赵萍也会成为刀下亡魂。”

    “喂,别拿这个威胁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实话,先发制人,我先动手,一共五十个人,都是高阶刺客,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喂,不应该是防守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叫喂,只是一个救丈夫的人妻。”

    烈余:“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