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报错
落秋中文 > 这个主播开外挂 > 49.第49章 ,这个蓝buff六神装?(3)

49.第49章 ,这个蓝buff六神装?(3)

一秒记住【落秋♂中文 www.luoqiubook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终于大巴在一路颠簸下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下了车,也是晚上了,乘着还有一点点时间,主妇王付赶紧去了一波菜市场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这鱼怎么卖?”王付看着水池里活泼乱跳的鱼儿,想着今晚怎么着也也得来一道红烧鱼。

    卖鱼的老板,叼着烟,不耐烦的抬头,可是这一抬头,看着王付那丝丝的不耐烦转变为谄笑。

    “喲,这不是小军官么?来来来,您啊看上哪条,直接拿走,不要钱!”

    “军官?”王付诧异了,但是看了看全身的军服,就笑了笑:“师傅,我不是军官。”

    “小军官嘛,来来来,拿走拿走。”

    王付百口莫辩:“师傅,你还是称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老师傅的称谓让王付很尴尬,年纪一大把了都,还称自己为“您”。

    卖鱼的师傅也只好称了称:“10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嗯好。”

    随后买了排骨带点蔬菜,王付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刚到家门口,王付拿出钥匙开门,就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门被反锁了!

    “开门!”王付拍门大叫。

    屋内反而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“单以忆!”王付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伏在门边小心翼翼偷听的耳耳一吓,在威严下,开门了......

    王付走进门,看着耳耳:“你又特么什么毛病?”

    “哼,谁让你军训的时候不找我玩儿?”耳耳义正言辞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玩你个鬼,找打是不?”

    “付,今天晚上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别特么岔开话题,把家里卫生打扫一下.....算了...我来吧。”王付将菜放在餐桌上,走进厨房,厨房一个月都没起火了需要打扫一下,这让王付立马有了些许精神。

    王付工作了,耳耳鼓囊着嘴,无所事事的在家里游荡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在家里游荡,不如说一直在厨房门口晃。

    王付烦不胜烦:“死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“哼,死鬼!”耳耳朝着王付吐着舌头扮鬼脸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你死鬼!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你真的是欠揍啊?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不理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理了?”王付觉得有点懵,刚一回来就血压上升,想了想:“你那台电脑多少钱?帮我搞一台。”

    “楼下师傅给我配的,你也要?付,你玩英雄联盟么?”耳耳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王付咂舌:“那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保证完成任务!”

    说罢,耳耳一个人屁颠屁颠的走了,王付也开始忙活晚饭。

    拿着一条鲜活的鱼,先敲晕,然后去鱼鳞,去鱼鳃,开肠破肚,一切都非常熟练,将鱼身切块,每一块细长而又松软,剔骨,保证鱼肉入口无异物,伴生姜伴料酒去腥,随后烧开一锅油将鱼身炸成金黄色捞出,阵阵香味开始飘散,刺激人的鼻腔,调入适当调料,炖煮,鲜香味十足。

    “师傅,就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门外传来耳耳的声音,王付卸下围裙,走出门。

    一老师傅扛着一台机子走了进来:“就是这了?”

    王付点点头:“师傅,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6600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等一下,麻烦您了,单以亿,冰箱里面有茶叶,接待一下。”王付说着,走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耳耳“哦”了一声,就走进了厨房,开始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王付拿着钱走了出来递给老师傅:“师傅您数数。”

    老师傅笑了笑接过:“小两口子过的不错嘛,还数什么数,不用了,以后有电脑问题下来找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付,来帮下忙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,你泡个茶都做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是啦,这水泡不开啦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你干嘛打我?”

    “混蛋!你特么用自来水泡茶叶?用热水啊!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!也不是太阳能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老师傅听着厨房里的声音,忍不住大笑。

    事后,耳耳撅着嘴生气了,跟着王付坐在一起,撇过头去,似乎再说:这是一个坏人。

    王付拍脸,将泡好的茶递给师傅:“老师傅,您喝茶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傻姑娘呢。”老师傅看着耳耳,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“我不傻!”耳耳强调。

    “有点蠢而已,老师傅不要在意。”王付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王付,你才傻,你这个暴力狂!亏我还帮你买电脑呢,还打我,天天打我,真的是,下手还那么疼。”耳耳似乎在博得老师傅同情一般,那傻傻的模样,让老师傅的笑声更加的欢快。

    “小两口子,打打闹闹的挺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小两口子。”王付、耳耳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真的不懂你们年轻人现在的心理。”老师傅喝了一口茶水,站起身:“我也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的生活咯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老师傅您慢走。”王付也起身,将老师傅送到门口,等老师傅走远,这才回首:“单!以!忆!这这个蠢货!”

    “王!付!你这个暴力狂!”

    王付阴沉着脸,走过去,饶起袖子,耳耳害怕着后退。

    “啪!”“啪!”“啪!”

    “疼!疼!疼!疼!别打!别打!我错了!我错了!”

    “错哪了?你不是挺猖獗的吗?”

    “哎呀哎呀,别掐,疼!我怎么知道自来水泡不开茶叶嘛!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理?还有理!还有理!”

    “没有!没有!没有!别打!别打!别打!别打头啦!”

    “好了,先吃饭,然后老老实实的滚去睡觉。”王付放下袖子,走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暴力狂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王付斜眸,眼角迸发着眼芒。

    “吃饭!哈哈哈哈!我们先吃饭怎么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