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报错
落秋中文 > 龙抬头 > 1895 热闹的婚礼

1895 热闹的婚礼

一秒记住【落秋♂中文 www.luoqiubook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一片欢呼声和炮竹声中,上百辆车子浩浩荡荡地朝着荣海而去。

    当然不用担心堵车,以我们今时今日的地位,“封路”也是小意思中的小意思。

    一路顺顺当当地到了荣海,接着又进了龙虎大厦。

    龙虎大厦的一楼大厅里,桌子至少摆了上百张,我们这些年来交下的朋友,将这里完全坐满也不是问题。当然,也不是谁都能进来这的,因为炎夏五大家族,以及米国的布鲁斯父女,东洋的藤本父子都会过来,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,宾客质量也会严格控制。

    除非是有一定的身份和地位,否则只能在龙虎大厦的大门外面坐下了。

    包括今天的席,也个个都是国宴标准,做菜的师傅都是从各地请来的名厨。

    在家可以接点地气,随便来点油条、饺子就能对付,龙虎大厦有那么多尊贵的客人,就必须“高贵大气上档次”一点了,单单一道开水白菜,就需要花三天三夜来吊汤,而且只用白菜之中最嫩的一点菜心,更不要说其他的椰香鸡豆花、奶汁焗海鲜、水煮东派斑等等了,哪个不是看着简单,实则要花好几天的功夫?

    真的,也就是因为魏老他们要来,我们才花这么大的代价,否则单单我们几人的话,随便一个地摊都能对付。

    我们几人这么多年风里来雨里去,共同经历过多少磨难和艰辛,已经不需要一场婚礼来证明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龙虎大厦当然张灯结彩、鞭炮齐鸣,我们几对新人相继从车上下来,在司仪的召唤下渐渐走进大厦,又在欢庆的音乐声中共同走上礼台。

    台下当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。

    司仪非常厉害,是央台的某个著名主持人,能够主持我们几个人的婚礼,他也非常激动。他虽然不是专业的司仪,但以他的水平,稍稍培训一下,临时抱下佛脚,就能秒杀百分之九十九的司仪,更何况他还足足准备了半个多月。

    “虽然大家都知道了,但我还是要多嘴地介绍下,站在台上的这几位都是我们炎夏赫赫有名的大功臣,他们分别是前不久刚被布鲁斯先生授予‘五星级大帅’勋章的张龙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今天这个大好的日子里,几对新人将迎来他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……”

    司仪正滔滔不绝地说着什么,门口突然发生了些骚乱,似乎是有人要进来,但被阻止了。

    我眯着眼睛看过去,正是老牛他们一家三口,另外还有个正值妙龄的女孩子,显然就是牛二蛋的女朋友了。因为他们不在宴请的名单中,所以发生了些不愉快的事情,好在南王和红花娘娘看到,及时赶了过去,并将他们领了进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的身份其实非同一般,但毕竟没人知道,而且是我临时邀请来的客人,也不能表现的太明显、太热情,否则会引起别人的疑惑,所以南王和红花娘娘将他们安排在了角落的位置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角落,能够参与这样的盛事,也是他们一生中从未有过的经历了。

    老牛和油条西施,虽然我们并未认亲,但他们毕竟是我亲生的父母,所以我在心里默默念叨:“爸,妈,你们的儿子结婚啦!”

    他们为了参加我的婚礼,也是特意收拾了一番的,穿得也很干净、正式,但终究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,所以还是有些局促不安,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,显得和整个场面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南王和红花娘娘轻声安抚了他们几句,便回到台前的一张桌子上了。

    台上,主持人介绍完了我们几个,便请“证婚人”魏老上场了。

    魏老那是什么人啊,大多数人只在新闻里见过他,这回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。

    他一上场,当然迎来无数的欢呼声和掌声。

    魏老的发言也没平时那么严肃和官方,反而颇有些风趣和接地气,讲述着和我们几个相识的过程,并且穿插了些幽默的小故事,最后衷心地祝福我们能够百年好合、早生贵子。

    成功引发了现场的第一波小高潮,众人的欢呼声几乎震塌整个龙虎大厦。

    接着便是炎夏其他几位老人,以及布鲁斯、藤本惠太相继讲话,他们身为那么重要的人物,担任那么重要的职位,发言当然也是很有水平的,也引起连绵不断地叫好声和呼喊声。

    然后才是我们几人的父母分别登台。

    南王、红花娘娘、赵王爷、程广志……

    我们之中,大多数人要么只有一个父亲,要么只有一个母亲,到了二条和红云,一个长辈都没,师父都死掉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并没觉得心酸,还是一样开心、大笑。

    毕竟是大喜的日子嘛。

    南王和红花娘娘来了一段深情的讲话,说是曾经很亏欠我,在我很小的时候,因为一些原因离开了我,还是我二叔不离不弃,才把我养大的,直到最近几年才相聚了,希望我能不计前嫌、原谅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的发言当然没这么短,我是概括了下,但在当时那个环境下,我还是不争气地流了眼泪。

    南王和红花娘娘也真是的,我早就不怪他们了啊,这大喜的日子,提这干嘛?

    我流着眼泪拥抱他们,说我爱他们,从来不怪他们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在台上就抱头痛哭了。

    司仪也挺有眼力劲儿的,立刻把二叔也叫了上来,这下成了四人抱头痛哭。

    接着程依依和程广志也加入了,成了六人抱头痛哭。

    哎,大喜的日子嘛,搞成这样干嘛?

    我琢磨着吧,都怪那个司仪,他的话太有感染力,又加上现场煽情的音乐,才造成了这个泪流成河的局面!

    因为不止是我们啊,赵虎、韩晓彤、赵王爷也被煽得哭嚎不已。

    锥子没有父母,但是杜小兰有,一样一家三口哭个不停。

    二条还好一些,他和红云都没父母,想哭都没机会。

    但是二条不甘示弱,举着话筒对司仪说:“主持人,我没爸爸,如果你不嫌弃,不如客串一下我爸爸吧?实在不行,我认你当个干爸爸,看见别人都有爸爸,我好不服气啊!”

    台下当然哄笑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当然话说回来,主持人的年纪确实挺大,而且在国内也很有声望和地位,给二条客串一下爸爸还挺合适。

    就包括司仪自己也挺激动,他很了解我们这干人的身份和地位,那可真是不一般啊,炎夏的大功臣,魏老的心腹,能和我们攀上关系,他自己也少不了好处。

    司仪立刻激动地说:“好,你要看得起我,我就认你做干儿子了!”

    其实二条听不到司仪的话,因为今天结婚,戴墨镜也不像回事,所以一直都是红云在帮他翻译的。

    红云在二条耳边一说,二条也跟着激动起来:“哈哈,我二条也有爸爸了!”

    接着,二条“噗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抱着南王的大腿说道:“爸爸!”

    二条看不见也听不见,所以跪错了人。

    南王哪知道发生什么事了,还在我们这边哭着呢,回头迷茫地说了句:“啊?!”

    台下再次笑成一片。

    乱,真他妈乱。

    红云赶紧扶起二条,说他跪错人了,扶着二条换了个方向,才跪倒在了司仪身前。

    “爸爸!”

    “儿子!”

    两人相拥而泣。

    我的妈啊,好好的一场婚礼,怎么就闹成认亲了呢。

    真的是越来越乱了。

    台上哭成一片,台下则是笑成一片,魏老等人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,一边鼓掌一边大笑,自从和布鲁斯和解、而且开始合作,炎夏最近一段时间风调雨顺,无论国际还是国内都很顺当,他那双仿佛永远熨不平的眉,此时此刻也彻底舒展开了,完完全全地沉浸在这份美好的气氛中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比较常规的婚礼仪式了。

    什么爱的誓言啊、交换戒指啊,其实这种环节,男的一般没有多大感觉,就是女的比较看重,一个个哭得稀里哗啦,程依依哭得妆都花了。

    当然有一说一,程依依就算哭得妆都花了,也还是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子。

    当然,赵虎他们不承认这一点,他们觉得自己的新娘才最漂亮。

    真的,要不是南王和赵王爷拦着,我们在台上差点就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呸,以后再也不和你们一起结婚了!”赵虎哇哇地说。

    “谁稀罕和你一起结婚……”我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怎么着,还想有下一次?”韩晓彤掐住了赵虎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是啊老婆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用一个字来形容今天的集体婚礼,就是乱。

    非常乱。

    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很开心,每一个人都笑得开怀。

    婚礼仪式进行到了末尾,司仪让我们共同说一句话,来表达对今后生活的期许。

    我们几人相视一笑,仿佛商量好了似的,一起大声说道:“祝愿我们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、蒸蒸日上!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很大,仿佛和婚礼不搭,但我们有资格说,因为我们是真真正正为炎夏出过力的。

    台下当然也响起一片连绵不断的掌声和欢呼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