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报错
落秋中文 > 龙抬头 > 1896 众生百相

1896 众生百相

一秒记住【落秋♂中文 www.luoqiubook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婚礼就这么按部就班地进行着,整个过程几乎没出一点差错,除了偶尔穿插些小欢乐外,终于四平八稳地结束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敬酒了。

    当然从魏老、布鲁斯、藤本惠太这桌开始,我和他们能说的话其实不多,毕竟身份有些悬殊,除了客气还是客气,只能说些“感谢大驾光临”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接着是一些身份显贵的小辈,比如藤本一郎、魏子贤、陈冰月、宁公子、荣禄、伊娃等等,我和他们还稍微有点话说,但也没有太多的话,同样是很客气,客套一下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他们之中的某些人,只要不闹事,我就千恩万谢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不敢也就是了,毕竟几位老人在那边坐镇呢,给魏子贤十八个胆子也不敢怎么样啊。

    但我还是注意到魏子贤和荣禄的脸上有些伤痕。

    正感到疑惑,宁公子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,悄悄在我耳边说道:“他俩刚才去了趟卫生间,回来就这样啦,没人知道怎么回事,我们问也不肯说,真是太奇怪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心里似乎明白点什么,悄悄看了一眼伊娃,脸色果然难看。

    嘿,八成是魏子贤发现荣禄和伊娃的关系不太对劲,所以把荣禄叫到卫生间里问话,结果荣禄觉得这事早就和魏子贤报备过了,而且挨过一顿狠狠的打,怎么又问?

    一吵,就撕吧起来了吧?

    我心中觉得好笑,但也只能假装不知道这个事,更是问都不会问的。

    就是陈冰月,她未婚夫在和别人争风吃醋,她却一点也不生气,反而直勾勾盯着我,看得我着实有些发毛,话都没敢多说几句,和众人一起碰了杯酒,就快步走开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洪社的众龙头。

    龙头们可多啊,五六十个人呢,占了五六张桌,这些家伙不会跟我客气,那是真的跟我干啊,一口一个总瓢把子,不喝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一圈下来,我都要半醉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也真的是开心。

    就前些天,他们组团在炎夏玩,几乎把每一次名胜景点都跑过了,虽然是走马观花的逛,但也非常满意和知足了。那些只存在于书本和电视里的地点,亲自踩在脚下的感觉还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居永寿还讲了雷坤的一件趣事。

    雷坤在壶口瀑布的黄河边上,看到奔腾不止的黄河忍不住喊了一句:“啊,母亲河!”

    结果浪太大了,喷了雷坤一脸的泥。

    雷坤“呸呸”两句,怒火中烧地说:“原来是个后妈!”

    众人当然笑得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接着又去给东洋黑界的人敬酒,他们千里迢迢过来给我捧场也是很不容易,不过除了颜宴,和其他人也没什么好说。

    今天是我的大婚之日,颜宴的眼神有些幽怨,但在程依依面前不是太敢放肆,只能衷心地祝福我俩新婚快乐、早生贵子。

    我也借机会敲打她,说祁六虎挺好的,可以考虑下嘛。

    颜宴撇着嘴说:“他啊?早移情别恋了!”

    移情别恋?!

    听到这几个字,我当然很吃惊,立刻朝着祁六虎看去。

    祁六虎在洪社那圈人里坐着,他现在是左天河的兄弟,常年住在香河,跟龙虎商会没什么往来了。我一看他,就见他眼睛果然滴溜溜转着,不知道在瞄谁,顺着他的目光一扫,竟然跟他隔了好几张桌子的伊娃!

    当时我那个气啊,走过去一巴掌拍在祁六虎脑袋上,说你丫的看什么呢?

    祁六虎差点发火,一看是我,立刻就消了气,低声说道:“龙哥,那娘们太漂亮了啊,不光漂亮而且性感,我几乎要被她迷死了,我一定要追到她,那是我的真命天女!”

    我勒个去,祁六虎这是嫌事态还不够乱?

    伊娃本来就有丈夫,又和两个公子不清不楚,再加上祁六虎,这是要凑一桌麻将啊?

    祁六虎这什么眼光啊,怎么每次看上的都是“有主的女人”啊,难道他有某方面的“嗜好”吗?

    我又好气又好笑地说:“你别再多想了,人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!”

    祁六虎一挺胸膛:“两个孩子的妈怎么了,没准她的婚姻生活不幸福呢,没准她就需要我这样的男人来拯救呢?”

    我是真来气了,板着脸说:“少废话,反正就是不许!”

    祁六虎还挺不服气:“为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我说不许就是不许!”我显得更严肃了:“我现在是以洪社总瓢把子的身份命令你,别跟我嬉皮笑脸的!”

    祁六虎都很少见到我这一面,立刻紧张地说:“好,我不打她的主意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但眼睛还是一直往伊娃的身上瞄,显得十分恋恋不舍。

    我都没办法了,祁六虎这性子真是一辈子都改不了,关键我还有一大堆的酒没有敬,也没时间一直浪费在他身上,只能继续往前面走了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龙虎商会的人了。

    龙虎商会的管理人员,以及各地的负责人,还有朋友等等。

    大飞十分艳羡地看着我说:“龙爹,集体婚礼真好,我好想离一次婚,再和你们结一次啊!”

    我哭笑不得地说:“你可别折腾了,人家莫鱼和陈圆圆也是早结婚了,咋就没你这么能作妖呢?”

    像是慕容云、秦卫国、高金娥什么的也在这片,老朋友好久不见也是挺开心的,我挨个地向他们敬酒,简直有说不完的话。

    后来是隐杀组的人。

    我在隐杀组待过一段时间,甚至得了个称号叫小南王,也是交了不少朋友,罗子殇、宋万年这些长辈就不说了,对人家肯定恭恭敬敬的,像是蓝凤凰啊、小石头啊,都是和我同辈的人。

    蓝凤凰大大方方地端起杯来:“哥,嫂子,祝你们新婚快乐、百年好合!”

    蓝凤凰是南王的干女儿,我是真把她当妹妹看的,看到她就说不出的亲昵,忍不住在她脑门上崩了一下说道:“你也赶紧找个婆家,把自己给嫁了,知道没有?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哥,你放心吧!”蓝凤凰甜甜地笑着。

    小石头在旁边说:“需要帮忙的话,可以找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快给我滚一边吧!”蓝凤凰一脚把小石头踢开了,“除非优秀到我哥这个程度,不然想都别想!”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一路敬下去,真是喝得有点不清醒了,好在渐渐地快敬完了。

    其他都是比较零散,并且在角落里的。

    一些关系说不上好,但也有点交情的人,大多都是我们县里的吧,一些曾经的老师、同学、邻居等等,其中当然包括炸油条的老牛一家。

    在过去的路上,我就悄悄把昨晚和今早的事给程依依讲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当然大吃一惊,这才知道老牛和油条西施才是我的亲生父母,牛二蛋则是南王和红花娘娘的亲儿子。

    我对程依依说:“南王和红花娘娘没有认回牛二蛋的意思,我也没打算认回自己的亲生爹妈,他们一家过得挺好,还是别打搅了,就是请他们来参加个婚礼。”

    程依依点点头,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我们两人一起走过去,老牛一家,还有牛二蛋的女朋友,立刻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叔、大婶、二蛋……”我笑着说:“还有,这位是二蛋的女朋友吧,你好!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牛二蛋的女朋友赶紧回应。

    说实话,牛二蛋的女朋友挺漂亮,毕竟牛二蛋都那么帅,找的女友肯定不会差了。

    不过怎么说呢,还是略显土气吧,这个没有办法,小地方出来的人,再漂亮也有点土气,就算穿上很时尚的衣服,也会稍稍显得怪异,说不出来哪里不对,不如大城市的姑娘那么自然。

    这个没有办法,程依依当初也是这样子的,只有去大城市才能慢慢熏陶出那种气质。

    当然,和牛二蛋还是挺登对的。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快结婚了吧,提前恭喜你们啊!”

    牛二蛋赶紧说谢谢。

    牛二蛋的女朋友则低声说:“没呢,没那么快……”

    我以为她是害羞,也就没说什么,但我又注意到,老牛两口子和牛二蛋,脸色都不是那么好看。这可是我亲生父母,牛二蛋还是南王和红花娘娘的亲儿子,我肯定不会不管,立刻问道:“这是怎么啦?”

    但几个人都默契地摇头,说没事、没事。

    凭我多年来见多识广的经验,判断他们一定有事,但从表面来看,我和他们并没什么交情,也就不好意思细问,只能说道:“行,那你们吃好喝好。”

    和他们喝完酒,基本上整场也敬完了,我和程依依都醉得不轻,几乎要睡过去。

    但我还是保持着点清醒,努力来到南王和红花娘娘身前,告诉他们老牛一家刚才的怪现象。如果他们真的有什么事,我们肯定会倾尽全力去帮忙的。

    不是吹牛,别说炎夏范围内了,就是放眼整个世界,也没有我们解决不了的事。

    南王和红花娘娘立刻答应,让我去休息吧,老牛一家的事,他们会关注的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和众人道了别,就先回去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