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报错
落秋中文 > 妖夏 > 第一五六章 遗惠

第一五六章 遗惠

一秒记住【落秋♂中文 www.luoqiubook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两人出来,城堡外,风轻轻的吹,月亮斜斜的歪在天边,星辉闪动,一派静谧安然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红茵了吗?”两人在一张长椅上坐下,卫桓看着盛夏问道。

    盛夏摇头。

    “红茵和小火同出一族,都是出自青丘红狐一族,红茵是红狐一族族长红山的妹妹,也是红狐一族中天赋极高的几只之一。

    我救过红茵,很久以前了,在遇到你之前四五百年吧,我到蛛人的八卦村看一桩热闹,遇到被困在阵中的红茵,当时心情好,顺手救了她。

    之后她纠缠过我一阵子,说我救了她,救命之恩不能不报,要以身相报。”

    盛夏呃了一声,卫桓忙解释了一句,“我跟她没什么。她纠缠过我几回,我之所以没下杀手,是因为和红山喝过几回酒,后来传了信给红山,让他管教好妹妹,否则我就不客气,之后,她没再纠缠我,不过,现在看来,不是没死心,就是成了仇,她其实一直没能放下。

   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,咱们被偷袭时,有两位魔王,我漏算了,直到前几天,也没想明白那两位魔王是怎么到了咱们山上的。

    前几天,我看到谈文那枚戒指,才想起来这个红茵。

    偷袭咱们的两位魔王,应该是红茵去请,又把他们送到咱们山上的。

    红狐一族和魔界来往不少,他们还有一样借同族之血往来的秘术,当时咱们后山上,是有几只小红狐,那两位魔王,应该是看到红狐一族的面子上,由红茵通过本族秘术,借咱们后山小红狐的血,将两个魔王送过去伏击了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小火?”盛夏脸色微白。

    “嗯,小火应该是红茵抓了本族的小狐,抹了记忆,送到人界,人界妖怪稀少。”卫桓顿了顿,“红山常说他这个妹妹聪明之极,果然,她知道我送你到人界,就能想到我必定会借助人界妖之手,来保护你,就送了小火过来。

    谈文那枚戒指,也是红茵的手笔,那枚戒指里渗了运丝,戴在某些血脉的人手上,就是枚幸运戒指,她原本的打算,应该是觉得你若在人界,必定不是常人,照她的心性,她觉得你必定要做万万人之上之人,这枚幸运戒指,能让戴戒指的人靠近贵人,得到提携,得到机会,一路往上,没想到,还真是把谈文带到了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是带到你身边。”盛夏抱着卫桓的胳膊,头抵在卫桓胳膊上,她不知道这中间的神通弯绕,她只知道,她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撞破了,她对他无数的情感和依恋涌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火没事吧?那个红茵呢?”盛夏低低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火没事,精血受损,要睡一阵子,红茵,被我杀了,捏碎了魂魄。”卫桓一只手揽着盛夏,语气轻淡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跟她哥?”盛夏呆了呆,杀了她,连魂魄也捏碎了,唉,就冲她搞了那两个魔王,确实算大仇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有时间,咱们去一趟青丘,当面跟红山说一声。正好,带你逛逛青丘,你还没去过青丘。”卫桓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亲妹妹吗?同父同母?”盛夏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“嗯,放心,红山还算明理。”顿了顿,卫桓轻笑了一声,“好便好,不好,杀了他,让小火当族长。”

    盛夏差点噎着,片刻又淡定了。

    嗯,也是,也好。

    “小夏,刚才你受的那记波及,虽说不至于伤及魂魄性命,可……”卫桓顿了顿,“就是那条巴蛇,受了刚才那记,也要皮开肉绽,你竟然毫发无伤。这中间必定有极大的机缘和原因,咱们得去一趟无诺山,当面问问掌门,还有你师兄,你师兄走的那么干脆,也许是因为他知道这中间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去?我也想去无诺山,还有妖界,你不是说我没法去吗?”盛夏一下子精神了。

    “以前是没法去,可现在,你这具肉体的强硬,跟我从前以为的,大不相同,你应该能承受破开虚空的撕裂之苦。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时候去?”不知道为什么,盛夏心里激动迫切的几乎坐不住。

    “这事还管不管?”卫桓指了指城堡里。

    “噢!”盛夏懊悔的噢了一声,她忘了这事儿了。“得等这事儿有了头绪,咱们俩要是走了,这事儿十有八九就黄了,还有多少没对出来?你能不能快点?还有,刚才打成那样,那些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东西没事,少一点也没事,一会儿等她们收拾出来,你歇着,我去理,明天就能理出来,等这事上了轨道,咱们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盛夏压下心里那份急不可耐,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米丽、老常和曲灵,只求把客厅打扫干净,这活干起来十分简单,坏的全扔出去,再找好的搬进来。

    谈文和邹玲、周凯三个人则忙着把飞的到处都是的资料归拢起来,全是肯定全不了了,能归拢多少是多少吧。

    谈文拼命护下来的电脑安然无恙,这让谈文和邹玲两个,都觉得万分庆幸,只有周凯,郑重表示,谈文他管不着,邹玲不能这样,不管什么东西,都没有邹玲的命要紧。

    粗粗收拾出来,虽说天还没亮,可大家都没有半分睡意,盛夏埋头整理刚刚归拢起来的资料,卫桓以一种出奇的勤奋姿态,在天亮没多久,米丽准备好早饭前,就大略整理好数据,交给了谈文。

    谈文和周凯、邹玲三人忙了一上午,大体有了数,周凯找了辆小货车,拉上那一堆资料中的合同契约,邹玲跟在车上,卫桓和盛夏等人则坐了来时的旅行车,出了庄园。

    盛夏回头看着那座和周围景色融为一体,甚至为景色添色不少的城堡,卫桓跟着回头看。

    “烧了?”卫桓瞄着盛夏的神情建议道。谈文吓了一跳,刚要说话,米丽捅了捅她,示意她别多嘴。

    “烧了太可惜了,留着吧,以后要是能公开,让人来看看那个骨坑,要是不能……总之留着吧。“盛夏想到那个人骨坑,下意识的寒瑟了下,挤到卫桓怀里。

    飞机落地滨海,盛夏下了飞机,就看到伸长脖子等在停机坪的周局,和周局旁边的孙瀚。

    看到卫桓和盛夏下来,周局急忙迎上去,老远就笑道:“几位辛苦了,听说很顺利?”

    到欧洲机场时,盛夏就让周凯给周局打了电话,大体说了情况,见他这么问,笑着点了下头,看向卫桓,路上她和卫桓商量过,还是卫桓出面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那群血鬼祸害极大,他们的罪恶,说是那些人纵容出来的,也不能算太过,什么钱不钱的,我和小夏半分用处没有,周凯说你们有用,全给你们,只一样,这些钱,要一分不剩全拿过来,谁要是敢为了私利,或是做什么好人,可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卫桓冷着脸,训斥的半点不客气。

    周局一把年纪,当了十几年局长,十几年来,头一回象这样被人说孙子一样指着脸训,一张老脸涨的通红。

    “周局长别那个……”周凯想说别计较,一想不对,不能这么说,赶紧含糊回去,一脸干笑接着道:“他们,最小的,也都上千岁了,那个,都是长辈的长辈,是吧,再说,都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站在周局身后的孙瀚,噗一声笑出了声,周凯这话说的,还真是,一群祖宗级别的,还都不是人。

    “卫老板说得对。”周局理智上是明白的,赶紧表态。

    “这事让谈文和邹玲牵头吧,还有周凯,你们肯定要插一脚进来,不然也不放心对吧,这你们随便,我和小夏,空的时候就过去看看。”卫桓根本不理会周局的难堪尴尬,接着说了几句,看向周凯道:“有事找小米。”

    不等周凯点头,卫桓拉着盛夏,径直往旁边的车子过去。

    他和小夏一样,着急想到无诺山,小夏这具过于强悍的肉体的原因,让他心里总有股挥之不去的恐惧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诺山后山一向安静的只有虫鸣鸟叫,盛夏揪着卫桓的胳膊,有几分胆怯的看着郁郁葱葱,处处灵气逼人的树木花草,以及远处仿佛从云端飞泄而下的瀑布,和隐在云雾之中的青翠山峰。

    山路平缓,鸟儿跳上跳下,全不惧人,时不时有一只两只毛色金黄亮闪的猴子,从树上荡到路边,满眼好奇的看着盛夏和卫桓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,盛夏放松下来,松开卫桓,时不时转身,和周围的鸟雀猴子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这些猴子,寿数长的,也不过三五百年,它们不认得你了。”卫桓跟在盛夏身后,有几分感慨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猴子能活几百年?”盛夏惊讶极了,这里是真正的长寿之乡了。

    “嗯,无诺山灵气充沛,各种生灵受灵气滋养,都比凡俗之处灵秀长寿,这里普通地方的猴子,跟人间界差不多,也不过几十年的寿命。”卫桓笑着解释。

    盛夏嗯了一声,往前跳了几步,转个弯,就看到棵缀满通红果实的低矮果树,忙几步冲到果树下,伸手摘了只果子,拿在手里,恍惚道;“这果子好象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“是小师姑?”

    果树后,突兀的出现了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清俊少年,带着丝丝惊喜,从盛夏看向卫桓。

    “这是丹阳。”卫桓先和盛夏介绍了句,接着看着丹阳道:“从前,你小师姑常说起你,果然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您过奖了。无诺山后山,大约也只有您能这样悄无声息的进来,跟您在一起的,自然是小师姑。”丹阳恭敬非常。

    眼前的魔头,在三界联手围攻之下,不过区区两千年,就恢复如初,这份实力,他不敢不恭敬。

    “去跟你师叔说一声,我要见他。”卫桓露出丝笑意,看着丹阳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丹阳欠身答应,转身前,伸手将几只果子送到盛夏面前,“小师姑吃这个吧,这个果子最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盛夏嗯了一声,拿过丹阳手里的几个果子,将刚刚摘的那只红果放到丹阳手里。

    丹阳笑起来,小师姑还跟从前一样。

    丹阳退后两步,转身不见了。

    盛夏拿起个果子,咬了一口,一股久违的熟悉味道,在嘴里弥散开来,盛夏呆了一瞬,眼泪夺眶而出,将果子托到卫桓面前,“我吃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从前最喜欢吃这个,这果子只生在无诺山顶,那里你上不去,丹阳每次去山顶,都要几个果子给你,你常常和我说起丹阳。”卫桓揽着盛夏肩膀,温声和她说着从前。

    盛夏果子没吃完,就看到李林一件长衫,从虚空中缓步而来,落在盛夏面前,将她仔细打量了一遍,才看向卫桓。

    “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带小夏破虚空而来,你知道她能过来是吧?我和小夏都想知道怎么回事。”卫桓眯眼看着李林,语气极其不善。

    “到那边说话吧。”李林指了指那棵果实累累的果树。

    果树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摆了石桌石凳,桌子上摆着茶具,旁边一壶水冒着水泡。

    李林沏了茶,放了盘果子在盛夏面前,“这些也是你爱吃的。”

    卫桓抿着茶,看着垂着眼皮喝茶的李林,等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的出身,你应该知道。”好一会儿,李林放下杯子,看着卫桓道。

    卫桓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夏是我嫡亲的妹妹,同父同母。”李林看向盛夏。

    盛夏呆了一呆,倒没有太多意外,她一直有一种李林是亲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卫桓愕然。见盛夏一脸淡定,知道她不知道李林这话意味着什么,看着盛夏解释道:“五千年前,这片大陆只有一个帝国,称为神国,神国历代都是女帝,传说帝族一脉,是神的后裔,他是神国末代女帝的儿子,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卫桓轻轻抽了口气,看向李林,“这中间有什么隐情?”

    “嗯,母亲怀上小夏的时候,父亲发动宫变,囚禁了母亲,是青玄师叔接走的小夏,当时,神国国势强盛,为了掩人耳目,青玄师叔抱着小夏,躲到混沌之地,过了百年才出来,只说小夏是路上捡到的弃婴。”

    李林声调平缓,“神国后来四分五裂,直到现在。父亲雄才大略,手段心计俱是上上,跟在母亲身边参与国是几十年,原本不该如此不济。”

    “神国国宝,在小夏身上?”卫桓已经明白了,盛夏也有些明白了。

    那个逼死她和李林的母亲,当上皇帝的父亲,之所以没能维持住庞大的神国,是因为他没有神国国宝,那个国宝,在自己身上,可她身上哪有什么东西?她什么也没有!

    “嗯,我一直不知道,直到前几天从人间界回来,去问青玄师叔,青玄师叔才说,当时母亲收拾了一个储物袋给小夏,进入混沌之地之前,青玄师叔将储物袋封在了小夏手掌里,之后再没提起过。

    国宝须得认主之后,才能带走,母亲把它给小夏时,它就在护卫小夏,你们被伏击时,小夏生死一线间,国宝启动,现在看来,它大约和小夏这具肉体融为一体,你封印小夏的记忆在前,现在,你要想解开这个封印,却要先破开国宝的保护,国宝是神器,要破开它,你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李林声音缓慢。

    卫桓缓缓吐了口气,只要小夏安全,别的都是小事。

    “这些天,我一直在思考这件事,只怕小夏要修行,也得先破开神器的护卫,或是,想办法把神器析离出来,我还没想出安全的法子。”李林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解不开封印,不是大事,过往的记忆,我可以带着小夏,再一一走一遍,至于修行,”卫桓看向神情呆怔的盛夏,“从前她修行,也不过是为了长生,现在有了神器的护卫,大约是能长生的了,修不修行,小夏要是不在意,我更不会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别担心,你现在很好。”李林看着怔忡的盛夏,温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盛夏心里说不出什么感受,嗯了一声,眼泪掉下来了,“我没事,就是……我没想到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哭就哭一会儿吧。”卫桓站起来,抚着盛夏的肩膀道。

    盛夏头抵着卫桓,好一会儿,抬起头,强笑道:“我没事。你一直都知道?”盛夏转头看向李林。

    李林微笑,“你是我亲妹妹这件事,从青玄师叔把你抱到山上那天起,我就知道,掌门也知道,也只有青玄师叔,掌门,和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也不宜为外人知。”卫桓接了句,再看向盛夏,“你是想在这里住一阵子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妙还好吗?”盛夏犹豫了下,看着李林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很好,在冬眠。”李林声音温和。

    “那走吧。”盛夏站起来,“我想到神国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卫桓答应的极其爽快。

    李林跟着站起来,伸手抚在盛夏肩上,温声道:“什么时候不想跟他在一起了,就回来,哥哥一直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卫桓眉棱跳动,强忍着才没一脚踹向李林,就算他是小夏的哥哥,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他!

    李林站在果树下,看着卫桓握着盛夏的手,越走越远,直到看不见了,才转过身,往后山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母亲死后第三年,神国都城被叛军攻破,放火焚城,之后的新朝,将城往东移了十里,现在,神国旧都旧宫殿,都只有些残砖断石了。”

    卫桓握着盛夏的手,一边走,一边和她说着从前的旧事。

    “你母亲的陵墓一直由无诺山祭祀照应,咱们先去拜祭陵墓,再去看看神国旧都和现在的新城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盛夏握着卫桓的手,仰头看着他,“之后去你的山上看看?”

    “好,是咱们的山,咱们的家。”卫桓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然后就要回去了,等回去时,周凯他们说不定已经把钱都拿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说去哪儿,咱们就去哪儿。”卫桓答应的极其干脆。

    他的家,就是跟小夏在一起的地方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个小故事,就到这里了,算是第一部分吧,后面还会有第二部什么的,会写完了一起放上来,暂时告一段落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