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报错
落秋中文 > 陈默 > 第965章 乳城,我回来了

第965章 乳城,我回来了

一秒记住【落秋♂中文 www.luoqiubook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当天下午,我和王博飞往了新城,是施总亲自到机场接的我们。

    坐在车里,当得知我要离开东商会,回自己的老家时,施总沉默了好一大会儿,才长长舒了口气说:“好舍不得啊,舍不得跟你并肩战斗的那段日子!当时咱们和孔英、云澜,打得你来我往,真的让人热血沸腾。”

    我便笑看着她问:“施总,像你这么冷若冰霜的女人,还会有热血沸腾的一面?”

    她气得直接捶了我一下说:“你这人哪儿都好,就是嘴太油!我怎么不能有热血沸腾的一面?”一边闹,她突然又说:“哦对了,之前创新大厦的老板,也就是范冰的姥爷,约我下午5点钟见面,现在时间也快到了,要不您陪我一起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我点头深吸了口气说:“我这次过来,就是去见他的,直接去吧,范冰的案子,应该有个人给他报信。”

    沿着新城宽阔的街道,望着周围充满科技感的建筑,无限叹惋间,我曾经也在这里奋斗过啊;而范冰是我的朋友,她的死因,应该被她的家人知晓。

    于是我们来到了创新大厦,在六楼的办公室里,见到了范冰的姥爷——唐老。

    他的头发似乎已经全部花白了,毕竟自己的女儿一家,无一人生还,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,又有谁能扛得住呢?

    只是我还没来得及打招呼,眼前这位老人,竟直接给我下了跪:“我都知道了,警方今天一早,就把范冰真正遇害的事情,全都告诉我了!陈先生,谢谢你了,谢谢!”

    我赶紧上前,将他扶起来说:“唐老,范冰是我的朋友,替她沉冤昭雪,是我应尽的本分!我今天过来,也是专程来跟您说这件事的,既然您已经知道了,那我就不再赘述了。”

    唐老感激地点点头,又给我们沏了茶;想想当初的新城,还是孔、云、东商会,三足鼎立的局面,而如今,这里只剩下我们东商集团,坚持到了最后。

    简单聊了几句后,我就要打算离开了,可唐老却赶紧说道:“你们等一下!”一边说,他便跑到办公桌前,从抽屉里拿出一沓合同说:“这是创新大厦的转让协议,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的恩情,所以我能做的,就是将创新大厦的产权,以最低的价格出售给您们东商集团。”

    看到那沓合同,我赶紧站起身说:“唐老,您言重了,我帮范冰沉冤昭雪,是我应尽的本分,并不奢求什么;你这样,倒显得我另有目的了。”

    唐老却立刻摇头说:“这只是我的心意,况且我年龄也大了,根本没有精力,再支撑这个庞大的企业了!交给你们东商集团,是我反复考虑过的,所以不要推辞,我唐某人也不愿欠别人人情。”

    见他感情如此真挚,我也不好再推辞了,就看了旁边的施总一眼说:“这事儿回头你跟唐老协商吧,生意上的事情,我就不参与了。”

    那天施总留在了创新大厦,我和王博则先回了东商酒店休息;后来施总又找到我,还叫上了曾经,东商集团几个厂里的经理,跟我吃了顿晚饭。

    所有的事情都交代明白了,而我那颗归乡的心,也早已经迫不及待了;第二天踏上最早的一趟航班,迎着初升的太阳,我们便朝着家乡的方向飞去!

    彩儿我来了,乳城,我来了……

    这次回来,我并没有提前告诉彩儿,只想给她一个惊喜,天大的惊喜!

    出租车停在了蓝蝶厂区门口,我和王博下车后,又站在厂区东门,抽了根烟。

    这个东门,还是曾经的蓝蝶老厂,望着里面陈旧而熟悉的建筑,记忆仿佛一下子,就把带回了那年,我刚刚出狱时,来找彩儿的情景。

    当时的蓝蝶厂岌岌可危,所有工人因为无事可做,而在厂区外面有的抽烟、有的闲聊;而彩儿也在办公室里,被那个沈佳丽逼得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如今再次踏入厂区,这里的风景依旧,熟悉的机器轰鸣声,熟悉的街道和草坪,只不过工人们很忙碌,厂子的效益也越来越好。有几个老工人,在路边碰到我的时候,有些不敢认我;是我挥着手,先跟他们打了招呼,彼此这才熟络了起来。

    沿着旧厂区往里,渐渐便来到了新厂区,宽阔的柏油路两旁,栽满了挺拔的花梧桐树,高耸的蓝蝶集团大厦,反射着蓝色的阳光。

    沿着电梯上行,刚进走廊里,我就听到了彩儿,在会议室里清脆而爽朗的声音。

    临近年底了,我们蓝蝶集团也要准备年会了,当我推开会议室的门时,曾经那些熟悉的面孔,几乎全都在场!老冯、宋吉、小欣、大彪、张工,就连老杨也从苗寨那边回来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看到我时,全都愣住了!而端坐在中间的彩儿,更是浑身一颤,那白皙的脸颊上,先是写满了惊讶,随后乌黑的眼眸里,瞬间绽放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,一下扑进了我的怀里,双手紧紧抱着我,却久久无言!

    “姐,结束了,这次真的都结束了!大师傅平安了,东商会也没有风险了;孔云两家,全都被并购了,楚家的仇,也彻底报了……”轻拍着她柔软的后背,嗅着她发梢的芳香,我强忍着激动的泪水说。

    随即老冯就带头鼓起了掌,接着所有人都开始欢呼,彩儿却更用力地抱着我,脸贴在我脖子里说:“不走了,永远都不要再走了,我们都需要你,都思念你!”

    “不走了,再也不走了!我亲爱的人,亲爱的兄弟们……”最终,当我看到这些无比熟悉的面孔时,还是没能忍住眼泪的泪水。

    86226d39紧跟着那天中午,我们便热热闹闹聚了餐,诉说着这几年来,彼此的境况。

    老杨说,苗寨那边发展的越来越好,因为我们蓝蝶洗化集团的带动,更是吸引了不少投资商,前去苗寨投资;现在那里一片繁荣,不少工人都住上了楼房。

    宋吉就跟我说,桃水村的水哥,这些年因为给我们提供蛛丝,早已经带着全村人发家致富了!水哥开上了心仪已久的大奔,他们村的很多人,也都开上了轿车;水哥和嫂子现在,真正成了桃水村有“面子”的人了!

    老冯也给我介绍牧区那边的情况,所有一切都安好,羊毛市价稳定,牧区很多劳力,也在我们煤场里有了工作;独狼大哥活得更是滋润,说已经喜欢上养鸟了,还在牧区又修了两条公路。

    听着众人的介绍,我不觉叹惋,曾经所经历的一切,真的就跟做梦一样,在不知不觉的时间流逝当中,就这么过来了。

    那些人、那些事,好在大家都活得不错,至少活出了自己想要的生活。